移动应用
  • 牛摩网APP

    手机扫码快速下载
  • 前大灯

    微信扫码打开
  • 摩托车排行榜

    微信扫码打开
当前位置:首页 > 车迷文化

无极、钱江、赛科龙轮番杀价,这个行业还有王法吗?

摩生人

2023/12/1 13:18:45 · 阅读 ip属地:重庆

前几天无极SR250GT的官宣售价16666元公布后,我有感于近几年行业的“低价”和“杀价”现象写了篇短文,文中曾感叹:

“当前这个行业的产品价格,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话音未落,QJ鸿250马上官宣15999元。

眼还没眨,赛科龙RT2接着官宣15888元。

……

此刻,我仿佛看见冯小刚大呼一声:“还有王法吗?”

……

于是,马上有朋友Call我,说我是老妖道,一语成谶。

我笑谈:你想多了,我既不是算命先生,也不是事后诸葛,我只是说了一句明眼人都看得明白的行业现象和阶段趋势而已。

这几把刀密集轮番杀下来,又引发我产生了更深的思考,今天简单说几句。

一、用户变化

我们不能简单地依据“杀价”现象去评论各个摩托车品牌的“武德沦丧”,严格来说品牌方所做的一切既是为了用户,也是自保生存。

谁不想产品卖个好价钱,哪怕大家都卖个好价钱?

“杀价”是因为用户的购买习惯和认知标准发生了巨变,进而才导致工厂方的种种“迫不得已”。

所以,从这个角度讲,其实所有的摩托车厂方更象是受害者。

以前的一辆摩托车要省吃俭用很长时间才能挣足银子购买,所以对车款的述求虽然重要,但品质的重视却更为突出。

一辆摩托车不说骑上20年,但心理上的使用预期至少是5年,甚至10年。

但现在不同了,别说几千元的小排量,就算几万元的中大排,一手车的时间很难超过三五年了,很多用户手里的车在二三年内就沦了二手,甚至三手车。

这就造成了市场心理的一种倒置现象,即:

工厂一如往昔地自我强调产品的质量如何如何好,如何如何经久耐用,而用户却对“传统认知记忆和习惯”中的质量越来越无感。

车在手里一年内没毛病就行,至于第二年、第三年车在谁手里,并不关心。

这就直接导致工厂在产品质量这个维度的海量和庞大的投入愈来愈显得“投入产出比”完全失衡,也就是倒挂了。

而不少的车厂,包括个别大厂,越来越以上市速度和数量为导向,加大新车型的投入产出节奏。

而这样的新品出厂速度在传统工业党眼里,完全不符合他们所理解的工业产品正常和应该有的研发到量产的速度。

是这样的车厂错了?还是传统的工业党们错了?还是小白用户们错了?

谁错了?

现在的消费者,至少在集体人格这个层面,他们已经并不关心车架的防锈年限,密封件的失效时间长短等等(质量)问题了。

在“民粹主义”盛行的世界,摩托车的“颜粹主义”就是当下的“政治正确”。

二、消费降级

我们通常用消费降级来指代消费者们的财力降级。

缺钱了,对未来没信心了,惜购了……这个不用解释。

所以从这个角度讲,车厂不得不各自和共同轮番降价,实属一种无奈之举。

整个国民的消费能力下降了,卖不动的岂止是摩托车?

但消费降级还包括另一类降级:精力降级。

在这个刷视频三秒都嫌长的时代,人们不愿意再花更多时间去研究工业产品的内在种种。

在经济景气时期,人们士气高涨,人与人之间的友善度来自“精力冗余”;

经济不确定时期,人们士气有限,人跟人的关系也会变得紧张。

那人与品牌和产品之间呢?借用上面的话翻译成本文讨论的说法,就是:

人与产品、品牌的关系越来越快餐化、标签化、形式化和简单化!

外观好看、网红推荐、直播忽悠……才是现在许多摩托车买主主要的决策来源!

三、天花板和地板

前几天和锐圆聊到杀价的话题,他有一个观点我深以为然,他说:

我们国家的摩托车行业,天花板不清楚有多高,但地板一定是不高的!

年产销几十万、上百万辆,员工几千人,工厂占地上千亩的摩托车厂能搞摩托车,能活。

年产销几百辆、千把辆,员工一二十人,有块空地摆地摊就可以装车的摩托车厂也能搞,同样能活。

前者的运营成本以千万元、亿元计,后者的运营成本以万元、几十万元计。

在这样的行业状况下,仅仅从理论上就有了低价生存的空间和可能性。

四、国家和民族

中国是全球唯一的大象般的单一统一大市场。

这种单一统一大市场也是一种资源要素,它对内能提供巨大的规模来压低生产端成本,还能提供丰富的人群和场景来帮助生产端创新。

只是这种来自用户的“帮助”,有时候来得“太猛”、“太快”、“太新”!

……

现在有种说法,叫:

出了中国,外国人都觉得这个世界基本上总体还是老样子啊,没多大变化啊。

但在中国,所有人都觉得这个世界变化太快,“新、奇、快”几乎在中国人的生活方方面面成为主流意识形态。

就象网上的段子讲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紧张的一个重要原因,不完全是美国不努力不发展,而是中国发展速度实在是太过惊人的快了……美国的进步速度“被”落后了。

所以,我觉得摩托车行业当下正在发生的一切,都只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在进入22世纪以后的一个小小缩影。

我们在感叹摩托车行业变化速度太快的同时,不如感叹这个国家变化太快。

……

车厂过去、现在和未来应该追求什么?

用户过去、现在和未来应该追求什么?

这既是一个集体需要思考的问题,也是每一个个体自己需要思考的问题!

……

对集体的问题,我个人是悲观的,因为我认为多半无解,就象各个品牌轮番相互杀价,是否能走出这个恶性怪圈,我看不到希望!

摩托车行业在整个国民经济中是长期处于被“上层”忽略,甚至被“妖魔化”的这么一个角色。否则就不会有“禁摩”这种全世界都难得一见的奇葩现象了。

所以,我们的摩托车行业既是“没爹爱没娘疼”的行业,也是“你不管我不管没人管”的行业。

因此,如果加上上面这一条,我个人是悲观之上再加一个悲观!

……

对用户的问题,我个人是乐观的,因为我觉得作为个体的用户总会越来越进步,认识水平会越来越提高,什么是好车,什么是不好的车,买来用一年,还是买来用五年十年,个体会做出自己越来越理性的判断和决策!

……

这几年的价格战已经杀得所有品牌身心疲惫,同时也把本已认知混乱的消费者们搞得越来越迷茫。

……

摩托车行业,尤其是国内摩托车行业的秩序似乎继续在滑向,或者说早已“礼崩乐坏”。

……

摩托车行业,可以没有“王法”,但需要有“秩序”!

……

一个没有秩序的行业,一定会陷入一切品牌与一切品牌的战争!

……

低价,未必是解构摩托车行业秩序的那把罪恶之刀!但一定是手上有血!

……

这个行业需要什么东西来重新建构秩序?

……

用文艺一点的话讲,叫:迫切需要所有从业者共同思考!

用社会一点的话讲:叫:只能依靠各个品牌努力去自救

编辑:Tammy
分享
0